GWI榜单 | 45家水务技术公司7年兴衰史:谁才是大浪淘沙后留下的金子?

作为驱动行业发展的重要推力,技术公司永远是投资界的宠儿。成立仅3年的拼多多,已于今年6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计划通过IPO交易筹资近10亿美元。而创立8年的小米,也于今年成功在香港上市,估值达543亿美元……互联网行业成功的技术投资不胜枚举,然而,对于较为传统和保守的水务行业,一个初创的技术公司要成功经历时间和市场的考验,却是难上加难。

下表是GWI所整理的7年前水务行业炙手可热的45家技术公司,一起来看看他们的发展现况究竟如何:

(如需完整表格信息请联系GWI上海办公室:021-53681239)

注:*=估值较低;**=小于1000万美元估值;***= 1000万至2000万美元估值;****=2000万至5000万美元估值;*****=5000万美元估值


GWI 记录了这些公司的成长,基于这些技术初创公司的发展,GWI 出版人Christopher Gasson先生总结了以下几点:

大多数水务技术初创公司没有给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

综合来看,除了几个非常成功的案例外,大多数公司的投资回报都是负面的。成功的退出案例聊聊无几,值得称道的比如有2014年被LG高价收购的NanoH2O。还有少数技术公司,投资人虽然还未实现完美退出但发展势头也还不错,比如Voltea和Aquaporin,两家公司当年都是投资人的宠儿,估值甚高。其余大多数榜单上的技术公司则要么倒闭了,要么还没有产生良好的投资回报。勉强存活是大多数这些公司最好的状态了。

水务技术的投资者需要对这个行业有充分了解

市场上大多数的投资者的问题在于凭着一腔热情,并没有深入地理解传统水务行业技术的投资周期,往往在公司发展非常初期的时候就进行投资,在漫长的等待中,磨没了信心,在还没有等到公司腾飞的时候就放弃了投资,使得技术公司最终消亡。但是在水务技术投资中,还是有一些了解水务行业的投资人,他们的投资我认为终会有一个好的回报。比如XPV的David Henderson, Emerald的Helge Daebel,True North的Steve Kloos,和Skion的Reinhard Hubner。

出奇制胜&不走寻常路

有的时候,从零开始创立公司并不一定是将一项技术成功推广的最佳途径。我们看到当Deb Mukhopadhyay发明了高效反渗透系统(HERO)应用于浓盐水浓缩时,他没有成立一家公司来自己为该技术寻找市场。而是采用了技术使用许可的方式,将HERO技术的使用权转让给了不同的水务公司。而这些公司早已拥有成熟的销售渠道,工程资质,品牌认可以及已有客户,比初创公司在推广该项技术时更有优势。

顺应市场的变化,寻找客户的痛点,远比技术本身更重要

虽然有的公司是从实验室走出来的,但是在拿到第一笔订单前通常都需要耗费大量投资(比如NanoH2O,在得到第一笔订单前花了6千万美金的高昂代价)。从另一个角度理解,意味着带着需求的客户价值几千万美金。同样拥有浓盐水增湿/去湿技术(Humidification/dehumidification)的Gradiant和Altela就是两个非常典型的案例,15年油价的崩盘使得服务于上层油气田的Altela失去了原有的市场,经营困难。

反观Gradiant,他则快速的转换自己的技术供应,深入考察客户需求(他们发现很多客户其实并没有对采出水进行脱盐处理的需求,只要采出水能被再利用,客户并不介意盐的残留。有了这样的客户需求,Gradiant开发了一项名为Selective Chemical Extraction的预处理技术)。不同的策略,导致了现在两个公司巨大的估值差距。

【版权声明】本文由GWI上海办公室负责译制,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仅允许微信原文转载。一经发现公众号或企业在未得到GWI授权允许的情况下,使用文章中的内容,GWI保留追究权利

返回所有榜单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