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凯发 | 凯发六个月禁令申请获高庭批准,未来命运悬而未决

今年五月,拥有新加坡水界宠儿之称的凯发集团向新加坡高等法院递交了债务重组的申请,希望能为其债务危机及大泉水电厂的脱售争取更多的时间,以避免集团从资金周转的困境跌入清盘破产的深渊。随着这一事件被推上风口浪尖,集团于上月19日获法院批准六个月禁令申请。下一步,凯发将如何在与时间的赛跑中为其悬而未决的命运争取曙光?

在此次凯发集团所公布的债务情况中,除却约18亿新元左右的银行债务之外,还有4亿新元的优先股和5亿新元的永久证券。按照债券条款,这笔5亿新元的永久证券应在5月27日发放半年期的债息,总额近1500万元。而在凯发5月22日所发表的公告中则表示,1500万新元的债息将延迟发放。

根据集团于6月11日更新的公告,这些零售债券的持有者近四分之三为散户投资人,如若凯发不幸破产清盘,零售债券的股东并没有银行和有抵押贷款所拥有的优先索偿权,那么也意味着他们可能面临血本无归的风险。

自凯发五月底向新加坡高等法院提交债务重组申请之后,集团于6月19日再获高庭对其6个月禁令申请的批准,保护集团避免被起诉、接管任何产业和清盘。而在接下来的禁令实施期间,凯发将努力争取股东及债主的理解、延后支付永久证券的票息,同时寻求潜在的金融机构和战略投资者注资,并使大泉水电厂股权得以成功脱售。

目前,大泉水电厂的账面价值约为13亿新元,若能成功以该价格或更高的金额脱售,凯发的债务情况将彻底扭转,包括其零售债券类的债务及拖欠的票息。

在过去的一年中,凯发一直试图出售其在天津大港的海水淡化厂及其位于新加坡大士的海水淡化和电力综合设施,来抵消集团持续增长的净亏损。这部分亏损很大程度上受到本地电力市场供应过剩、以及电价激烈竞争所导致的电力收费持续低于发电成本的影响。尽管这一情况在今年年初得以好转,但“变幻莫测”的电力市场的走向依然难以捉摸。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尽管大泉水电厂是笔拥有先进技术的优质资产,但它最终是否能真正做到不亏本的脱售,依然难下定论。

目前,凯发集团正在积极与各方的潜在投资者进行商讨,寻求集资。然而,暴跌的股价却造成集团市值的巨幅下降。据悉,凯发上月闭市前的股价仅为0.21新元,比2015年5月时约1.00新元的价格下跌近79%。可以预见,未来凯发的普通股及其两笔永久资本证券的交易将仍然暂停。

另一方面,公司的运营困难似乎也在加剧。凯发于上月发表新闻称,集团去年在沙特中标的三个海水淡化项目将不再继续。同时,凯发也受到其分包商对其在阿曼的Qurayyat 海淡项目的推迟所发出的仲裁请求。此外,凯发位于阿尔及利亚的Mactaa海水淡化项目也在寻求新顾问来对其历史遗留的技术问题进行评估,若评估认为凯发需对这些技术故障承担责任,那么公司将采用绩效债券来资助项目的所有技术改造。

目前,凯发已聘请WongPartnership LLP担任法律顾问,并聘请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担任法院监督重组流程的财务顾问。未来凯发的命运究竟如何,依然并不明朗。

(注: 上文的货币单位为新元,1新元=4.8857人民币)

【版权声明】本文由GWI上海办公室负责译制,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仅允许微信原文转载。一经发现公众号或企业在未得到GWI授权允许的情况下,使用文章中的内容,GWI保留追究权利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