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

GWI洞察 | 答案征集!美国水务市场的20个问题

根据最新(2017年7月)的美国统计局数据,过去两年来污水投资下降了27%,供水投资下降23%。六个月前,还可以将投资的下降归结为新总统当选之后,市场在等待一万亿美金经济刺激计划实施前的暂缓。 但是过去一年,大型工程公司的合并,匹兹堡供排水集团的运营危机,弗林特市饮用水中毒危机等,都是美国水处理行业面临多维度危机的证明。

针对市场的种种挑战,业内人士将于11月汇聚美国水峰会,一起针对如下20个美国水务行业最急迫的问题进行讨论,如果您有什么好的想法,也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ys@globalwaterintel.com

1. 投资下降趋势可以扭转吗?

这是一万亿美元的问题:我们需要全面了解投资的驱动因素以及它面临的限制,我们可以将所发生的事情全面了解,并且在需要采取的行动地方扭转趋势。

2. 华盛顿政府会提供什么新的融资支持?

虽然目前一致认为白宫在政府拨款方面几乎没有什么支持,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了解政策制定方的一些思路,了解当前在哪些领域有私人融资的机会。

3. 大型工程集团合并后对市场的影响?

大型工程公司的合并正在改变着市场格局,但是目前没有人能完全预测其影响,即使主导合并的CEO们也不能,我们需要从客户,设备供应商和企业本身的多维角度,来理解“大型”的意义。

4. 公用事业的整合会开始加速吗?

美国大概有5.5万个大小水司,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一数量过多,但是到目前为止,小镇的政治因素都在阻止有意义的合并发生。随着监管变严,财务限制和技术变革的发展,这一局面很有可能开始发生变化。我们需要听到市场前沿在发生什么。

5. 设计-建造模式(design-build)是否会占据大量市场份额?

目前财政的紧缩导致成本控制和优化项目的紧迫性日益加强,公用事业公司和服务于他们的工程师们准备好了更新采购模式呢?这可能会改变美国水行业的整体局面。

6. 用事业如何解决资产管理的挑战?

市政最首要的资金危机是地下的资产(管网),智慧水务能解决这一问题么?还是只有增加投资这一个路径?

7. 弗林特市饮用水中毒危机的影响?

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认为这只是铅泄露入供水系统的问题,但是三年后,这个问题看起来比那更糟糕,五位官员目前面临着误杀罪的指控。我们需要了解危机背后的科学依据和技术缺口,以预测未来的发展和改进方向。

8. 非常规石油和天然气业务的水处理市场是否将再次腾飞?

过去十年来,水力压裂一直是增长最快的水处理市场。但是随着行业整合,是否会看到对水处理和回用技术的兴趣越来越大?

9. 脱盐市场的机会?

目前的争论在于是加利福尼亚海岸还是德克萨斯州的海岸提供了更好的脱盐机会,但其实真正的需求是内陆地区的苦咸水脱盐。随着技术发展不断提高产水率同时提高商业盐的回收率,内陆地区苦咸水淡化是否会成为脱盐领域的下一个市场风口?

10. 污水回用供给工业客户是否会成为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污水回用供给工业客户是否会成为可持续发展的未来?目前,特斯拉在内华达沙漠的Gigafactory 1工厂决定将Reno市的回用污水作为供水水源,这显示了,即使在最干旱的地区,水也不会成为经济增长的限制性因素。这是否会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开端?

11. 市场会出现什么新的融资模式?

随着联邦和州政府对市政基建投资持续下降,城市越来越多地希望捆绑资产以获得最佳的融资模式。 这个新的动态对水务行业意味着什么?

12. 市场是否青睐水务公司?

大型工业公司,如通用电气(GE)和西门子,在对水务行业的投资回报率失望之后都开始剥离其水务业务,但是在股市表现上,这两家公司却不如美国水务版块的整体表现, 随着滨特尔(Pentair)将业务完全聚焦于水务领域,懿华(Evoqua)IPO的推进,市场对水务公司的投资如何看待?

13. 飓风“哈维” 和“伊尔玛”会带来什么改变?

今年的飓风季节将城市雨洪管理的问题推向了风口浪尖,城市将如何增加投资以增强韧性?

14. 技术能否将下水道溢流整治的成本降低一半?

为了使下水道溢流问题得到解决,美国污水管理局目前面临480亿美元的账单,除非能够找到新技术的解决方法以降低投资。这一领域的市场机会在哪里?

15. 我们是否能使物联网安全运用于水务领域?

对网络安全的担忧阻碍了智慧管网的发展。风险在哪里,如何应对这些风险?

16. 中国的PPP模式是否可以应用于美国的雨洪管理?

我们都知道绿色基础设施有助于改善雨洪管理,但目前还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融资模式。 美国环保署(EPA)正在倡导一种新的公私合作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一模式是否会成功?

17. 加利福尼亚州再生水革命走向?

加州2011-2017年的干旱大大加强了对再生水利用的重视,我们可以从领导这场革命的机构中学到什么?

18. 分散式水处理系统是目前增长最快的领域么?

随着大城市财政崩溃,提供服务于离网用户的分散式处理系统的公司业绩不断增长,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吗?

19. 水处理技术领域谁是下一个弄潮儿?

在过去的五年中,只有两个技术成功实现了全球性的影响, 一个是康碧的热水解,另一个是Royal HaskoningDHV 的“Nereda”颗粒活性污泥工艺。未来哪一个新技术会取得突破呢?

20. 谁是市场的宠儿?

是技术公司还是大型平台公司? 像懿华(Evoqua),赛莱默(Xylem),特洁安(Trojan)和苏伊士(Suez)这样的技术平台公司近年来表现都要大大优于技术初创公司(自NanoH2O之后市场再也没有实现成功退出的技术公司)。 技术公司应如何调整策略,将自己置于赢家地位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GWI上海办公室负责译制,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仅允许微信原文转载。一经发现公众号或企业在未得到GWI授权允许的情况下,使用文章中的内容,GWI保留追究权利。

返回洞察列表 >>
Christopher Gasson

国际水务情报(Global Water Intelligence)的出版人,是国际水务市场与融资方面的权威。他于1989年取得英国牛津大学政治经济学士学位,于2002年收购了Global Water Intelligence。他同时也是Water Desalination Report(脱盐报告)以及 DesalData(脱盐数据库)的出版人,并且是全球水务行业领先咨询公司Amane Advisors的合伙人。2012年,他和William Muhairwe先生一起创办了Global Water Leaders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