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

GWI洞察 | 如何重新定义大数据时代下的水务企业估值?

作为2017最火的关键词之一,“数据”这一无形资产已经引领整个水务行业进入崭新的时代。那么,在大数据时代的背景下,我们应该如何重新定义水务企业的估值呢?

‍谈及科技泡沫的时候,我认为它有趣的地方就在于:为了不断推高公司估值,而给出的各种荒唐的理由。例如, Uber在当年年亏损28亿美元时,为其高达700亿美元的估值给出的理由是:它针对的不是出租车业务的市场份额(该市场每年市场大小为440亿美元),而是成为世界上所有交通运输的主要提供商,而这个市场的大小则高达4.7万亿美元。

通过重新定义市场概念直到让所在市场看起来足够大而估值相对小的策略在过去非常盛行。而在2017年,为疯狂估值辩护的新策略则是“数据”:将企业所产生的数据赋予一个神秘的价值。

“经济学人”期刊在今年5月份开始了这个趋势,当时它发表了一篇封面故事:“世界上最有价值的资源不再是石油,而是数据”。拥有“数据”这一无形资产的公司,正在通过炒作他们所了解的客户数据,来不断推高其估值。

举例来说,无桩式共享单车认为它坐在宝库上,因为它知道客户的出行数据:从哪里开始用车以及在哪里还车。一位专家上周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通过用户每天的出行模式数据,你可以进而计算整座城市的交通流量。同时推测这一数据对零售商家和服务商的巨大价值。”

对于生活在共享单车经营的全球各城市,如牛津、上海、巴黎和马德里的居民来说,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看起来就是将剩余钢铁转化为五颜六色的街道垃圾。但因为有庞大的数据存在,为公司的各种高估值提供了合理的解释。

在数据成为新石油之前,水资源被称为“新石油”。现在,水业也在产生大量的数据。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如今水务企业的估值应该是石油企业的两倍呢?

我和一家水司的首席执行官在午餐时讨论了这一问题。他深信,他生意中最大的价值在于他所收集的数据。对此我认为,公用事业公司的数据分为两种类型:

第一种是个人用水数据。你可以吹嘘说肥皂生产商会愿意花钱来买这个数据,因为他可以借此知道某个街道每个居民每天洗多少次澡。一些半路出家的投资者无疑会将其视为公司的成长逻辑。但最终,用户不可能支持向第三方出售这类数据(尤其是在欧盟引入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之后)。公用事业客户数据的主要价值在于帮助他们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但无论如何他们必须这样做,而不是期望得到报酬。

从我的角度来看,真正具有价值的是第二种数据,也就是管网运营数据。由于有关基础设施的信息太过匮乏,水务公司的建设和管理在系统中具有很高的冗余度,有很多空间可以调节。但现在,有了运营数据,一切都可以得到更加严格的管理。

比如说,通过对搜集的数据进行分析和预测,一方面水司可以只在管道需要更换时才去更换管道、只在需要化学药剂时才去投放化学药剂、在水厂真正需要扩建的时候才对其进行扩建。另一方面水司还可以对管网的压力进行管理。如果水司拥有完整的运营数据和专有技术,公用事业服务的每个方面都可以得到改进。

这一变化完全改变了对公用事业运营商的看法。过去,是否拥有这些资产是估值的重要因素。像泰晤士水务(Thames Water)和美国水务(American Water)等拥有水司资产的企业,他们的价值比苏伊士和威立雅(Veolia)这些经营资产但通常并不拥有资产的公司的估值倍数高。但在数据时代的背景下,未来这个差距将不复存在。运营商可能永远不会拥有他们收集的客户数据,但重要的是,他们始终掌握运营水厂所生成的运营数据。如若是这样,对于没有数据的水司而言,它的价值又在哪里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GWI上海办公室负责译制,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仅允许微信原文转载。一经发现公众号或企业在未得到GWI授权允许的情况下,使用文章中的内容,GWI保留追究权利。

返回洞察列表 >>
Christopher Gasson

国际水务情报(Global Water Intelligence)的出版人,是国际水务市场与融资方面的权威。他于1989年取得英国牛津大学政治经济学士学位,于2002年收购了Global Water Intelligence。他同时也是Water Desalination Report(脱盐报告)以及 DesalData(脱盐数据库)的出版人,并且是全球水务行业领先咨询公司Amane Advisors的合伙人。2012年,他和William Muhairwe先生一起创办了Global Water Leaders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