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

GWI洞察 | 陷入困境,新加坡凯发集团的一纸沉浮记

凯发集团如何从新加坡当地的一家膜供应商一跃成为全球知名的海淡项目开发商,又因为什么原因导致公司发展遇到困境,GWI出版人Christopher Gasson带您解析。

本周早些时候,新加坡的凯发集团申请重组债务和业务,CEO 林爱莲最终面对了这样一个事实:她对新加坡Tuaspring大泉水电厂项目的追求几乎摧毁了公司的价值。

她在给股东的一封信中解释说,“新加坡电价低迷”迫使该公司去年首次出现经营亏损,而且价格的后续改善还不足以“使集团恢复到之前的盈利水平”。因此,她决定公司应该“退一步,全面评估如何重组”。公司股票交易于5月21日暂停。

Tuaspring大泉海淡项目从来都不应该成为凯发的项目。招标书规定,项目的电力成本不会传递。也就是说,海淡项目的开发商不会得到电力成本上涨的补偿,水价不会随着当地电价的上涨而上涨。该条规定的内在深意在于,这个项目更多地是为新加坡的发电公司(如Keppel吉宝或Sembcorp胜科)提供的,因为这些公司都在新加坡拥有自己的电厂,可以利用其发电能力的弹性来提供成本最低的水。

但是,当时林爱莲并不准备采取否定的答案。为了了解电力市场,她聘请了六个月的咨询顾问,并提出了建立自己的发电厂的建议,提出了水电一体化的项目方案。她认为,这将是有利可图的,因为新加坡电力市场有利于新的发电公司并网以满足高峰需求。这激励她在2011年2月以基本不可能实现的低价0.35新币/立方米(约合1.75人民币/立方米)的价格竞标。吉宝的最优价格为0.52新币/立方米(约合2.6人民币/立方米),其他所有竞标者的价格均超过1新币/立方米(约合5元人民币/立方米)。 PUB最终将该项目授予凯发,但是低价竞标的胜利播下了她最终失败的种子。

关闭财务并不容易。该公司在集团层面留下了4亿新币的永久优先股,最初股息为6%,上个月上涨至8%。如果大泉水电厂可以实现盈利,这可能是没有问题的,但新加坡电力需求疲弱,整个情况已经变得站不住脚。

凯发仍拥有一些可销售的资产:新加坡Tuas第一海淡厂30%股权,阿尔及利亚两个(稍有问题)海淡厂的股份以及TusWater中国项目组合25%的股权。 大泉水电项目的海淡厂至少可能值回建设的价格,但该项目的电力方面可能净现值为零。当时花费了4.6亿新元建设。

在这个阶段,聪明的投资者可能正在与凯发债券和永久证券的持有者谈话。

CEO林爱莲从无到有建立了公司,成为全球海水淡化市场的领导者之一,并一路成为新加坡的商业传奇人物。 2001年至2003年的这段时间里,公司通过两次转型交易完全重新定义了公司,实现了快速的扩张。第一个是2001年的Bedok NEWater项目。当时凯发仍是当地的一家膜系统供应商,但当时的新加坡总理Lee Kwan Yew希望可以有新加坡当地的水务公司参与新加坡的水项目,于是凯发在当时成功加入了与苏伊士和Zenon(后被GE收购,现为苏伊士旗下公司)的联合体。

第二个腾飞是2003年1月新加坡Tuas第一海淡厂的中标。当时凯发与苏伊士成立了联合体,依靠苏伊士的海淡经验以创纪录的低价赢得该项目。苏伊士之后遇到了财务困难,并决定退出该项目,凯发成为该项目唯一的开发商。突然,凯发成为了全球海水淡化行业的巨人。它的股价也涨到了天际。

大泉水电厂Tuaspring项目本应该是第三次转型交易 - 将公司从水务领域带入能源市场,大幅增加其增长空间。然而,现实确是相反的。这个项目远远超过了公司的实际经验。

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凯发在海淡项目上的经验将成为凯发的一切。阿尔及利亚工厂是否真的符合规格要求?中国项目的实际回报是多少?这些资产加起来,是否仍然为股东留下了一些东西?

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本文由GWI上海办公室负责译制,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仅允许微信原文转载。一经发现公众号或企业在未得到GWI授权允许的情况下,使用文章中的内容,GWI保留追究权利。

返回洞察列表 >>
Christopher Gasson

国际水务情报(Global Water Intelligence)的出版人,是国际水务市场与融资方面的权威。他于1989年取得英国牛津大学政治经济学士学位,于2002年收购了Global Water Intelligence。他同时也是Water Desalination Report(脱盐报告)以及 DesalData(脱盐数据库)的出版人,并且是全球水务行业领先咨询公司Amane Advisors的合伙人。2012年,他和William Muhairwe先生一起创办了Global Water Leaders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