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 研究

越南PPP市场特别评论

GWI越南水务专家Sebastian Lennox从越南胡志明市发来独家越南PPP评论报道。

[ 背景 关于PPP法令:2015年4月10日越南政府正式颁布第15号法令(又称PPP法令),取代原先第108号法令下相关BOT、BTO、BT的有关规定以及第71条决定下的PPP项目暂行方法。第15号法令将加大项目开发过程中的透明度以更好地吸引国外资本,同时,法令还首次引入多项规定规范操作。]

今年11月初的时候,我来到越南胡志明市,这是我连续第三年去越南考察。越南的国家政府官员和国际顾问在谈论PPP时,倾向于呈现出一种观点,那就是:在合适的框架和担保机制能够实行后,推行PPP依然是一个难以完成的目标。实际上,越南的水务部门和社会资本早已经以通过多种不同的形式进行合作。在认识到社会资本的灵活多变后,我们应该将PPP视为一个不断发展的连续体并加以改进,而不是将其视为一个全新的尝试。

由越南计划和投资部(Ministry of Planning and Investment, MPI)颁布的、或是“由总理批准投资”的PPP项目库仅仅是越南PPP的一小部分情况, 这些项目更多的是乡村的小型项目。一些收益率更高的大型项目并不在其中,而一直是由当地政府以“直接投资”的形式给了他们的家族和朋友。当地政府授予项目公司售水许可证,随后,项目公司与当地市政水务公司签订原水协议。一直到这种方法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被取缔之前,15号法令的推行一直受阻。

国家政府官员极不愿意承认这些“直接投资”的项目为PPP项目,他们更愿意视其为例外,而不是基础建设投资的常用手段。我在和这些项目的几个投资者(如REE、越南-阿曼投资公司)交谈之后,发现这些其实就是典型的长期BOT项目,使用经典的债务+股权形式进行融资。不将这种模式归为PPP的行为是对市场上最有活力的部分的视而不见。

直接投资模式与越南的国有企业私有化改制息息相关。许多国有市政水务公司通过建立合资项目子公司,将社会资本通过子公司平台引入到特定的项目中。同时还有另外一种相反的操作方式,私营企业最先接近当地政府,表达投资水厂的意愿,之后,市政水务公司成为项目公司的股东之一。这样的交易很多时候靠的是私人关系,双方签订的文件内容简单(甚至是薄弱)到令国际公司咋舌的地步。

菲律宾马尼拉水务公司(Manila Water)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参与上述过程的国际战略投资者。它投资了西贡水务(Saigon Water, SII), 西贡水务相应的投资了一些市政水务公司。这个合作关系网已经获得了融资-建造-运营古芝水务(Cu Chi Water)的给水管网项目以及Pleiku和Dankia II 2家水厂的项目。

相对比越南国家级PPP项目的缓慢开展(目前,MPI向国会提交的一份冗长的PPP项目列表正在审批当中),我预测随着越南国有企业私有化改制过程的不断推进,对市政水务及其他水务项目的投资将面临一个分水岭。重要的市政水务公司如平阳BIWASE以及芹苴供水公司(Can Tho Water Supply)已经找到了投资者,其他的市政水务公司也正在寻找投资者。

海防水务(Haiphong Water)以及HueWACO将分别于11月21日及24日启动IPO。海防是越南第四大城市,海防水务希望可以募集到3,300万美元(约等于35%的股权)。与此同时,HueWACO(越南唯一一家可以提供直饮水水质的市政自来水公司)希望募得400万美元资金。

【版权声明】本文由GWI上海办公室负责译制,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仅允许微信原文转载。一经发现公众号或企业在未得到GWI授权允许的情况下,使用文章中的内容,GWI保留追究权利。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