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 研究

越南-阿曼投资公司通过非公开招标方式获得河内一水厂的PPP新建项目

越南-阿曼投资公司获得河内政府授权将直接投资、开发和拥有河内平阳水厂。河内政府希望尽快找到其他水资源来替代受污染的地下水源。

近期,由阿曼和越南主权基金牵头,多家当地投资者组成的越南-阿曼投资公司(VOI)获得了平阳河水厂的投资许可。

越南河内供水项目的建设开展,始于亚洲开发银行(ADB)在2015年审批通过的一笔用于西部供水项目的贷款。2015年12月,基于红河水厂和Da河水厂的建造规划,ADB 为河内西部地区输水管网的建设提供了一笔2.05亿美元贷款。预计,项目建成后将服务74万人口,供水率将达到87%。

然而,在没有输水管道的东部地区率先新建水厂受到了外界的质疑,外界纷纷认为此时在没有管网连接的东部地区建造平阳河水厂并不恰当,这将使得ADB原来计划增加河内供水服务人口的作用大打折扣, 得不到预期目标。已有的第一条输水管道经常破损,加上第二条输水管道由于越南的反华情绪导致本来承建该管道的中国承包商被迫停工,该管道的建设不能继续推进(具体可见下文 Da 河水厂的介绍),这两点导致增加 Da 河向城区供水水量的计划被紧急喊停。与此同时,北部红河水厂的投资和建造资格一直悬而未定,加之现在被爆出的位于东部的平阳河水厂的不透明的授权过程,河内供水的未来变得扑朔迷离。(具体可见下文红河及平阳河水厂的介绍)

ADB越南办公室城市发展专员 Hubert Jenny 指出:“平阳河水厂采取直接投资的方式而不采取PPP竞标过程,这是最大的困惑。” 同时,他还告诉GWI,平阳河项目“缺乏规划和远见,只图眼前利。”

河内政府为了得到 ADB 的贷款批准,在2013年提升了水价标准(获得贷款的一个前提是提高水价),自此,第三方对投资水务资产的兴趣不断增加。然而,河内政府没有很好地利用这笔资金用作PPP模式的推广。项目没有遵照越南PPP的法令公开招标,而是绕过了PPP法令,使用了另一种方式。政府可通过“直接投资”方式授予项目,包括允许投资者设立专门的项目公司以及获得投资许可证及水权,之后,再与客户商定一个无条件支付协议。

虽然平阳河项目的做法打击了处于起步阶段的PPP招投标氛围,但Jenny还是承认“面对赖以生存的地下水源被污染,河内政府需要开发其它可以替代地下水的水资源。”

‍河内三水厂的规划次序

此外,河内自来水公司 Hawacom 合作发展部负责人Bach Hong 告诉GWI,将先开展平阳河及红河的两座水厂的投资和建设工作,并补充到:“河内人民委员会正在积极考虑调整供水网络发展的范围和规模。”然而,ADB 的Jenny告诉GWI“目前阶段,ADB的贷款项目是批给西部地区的供水项目的。改动一次,贷款就需要被重新审批一次。”

关于河内拟建及已有的地表水厂的所有权的相关介绍

一、平阳河水厂

越南-阿曼投资公司(VOI)将拥有平阳河水厂。VOI的各大股东分别是阿曼国家总储备基金、越南国家资本投资公司、国有技术企业 Newtatco、上市银行VietinBank Capital、河内自来水公司Hawacom。Hawacom除了拥有平阳河水厂10%的股权,也将拥有红河水厂10%的股权。

Newtatco向河内的Yen Phu, Yen Ven 以及Phuc Tho三个县的3家地下水处理厂提供技术,他也将负责这些地区的市政污水及工业废水处理项目。

VOI与菲律宾运营商马尼拉水务及水务项目开发商西贡水务一起,共同投资了许多位于越南南部的供水公司。

按计划,负责平阳河的合资项目公司(Duong River JSC)希望可以将外国的EPC经验运用于平阳河水厂。传言,威立雅将参与竞争,争取这份可能需要私下商议的EPC合同。

二、红河水厂

河内本地私企 Thanh Long JSC 将与日本丸红合作开发日处理水量为30万立方米的红河水厂。然而,布达佩斯水务依然声称它将与匈牙利官方发展援助一起开发红河水厂,并与政府在就红河水厂的计划书进行谈判。布达佩斯水务告诉GWI,在今年4月,他们提交的红河水厂项目计划书得到了河内人民委员会的批准,正在等待由匈牙利官方发展援助管理负责的越南计划和发展部的最终审核。一位发言人确认了这一情况,但是却表示,布达佩斯水务提交的项目计划此后并没有得到任何进展。

与此同时,Hawacom向 GWI透露,Thanh Long JSC 提交的计划书已经得到了河内人民委员会的批准,并将于近期进行场地清理工作,这意味着布达佩斯水务被迫退出。

三、Da河水厂

该厂目前是河内唯一一家使用地表水的水厂,原由新加坡Acuatico及越南 Vinaconex 以BOO的形式共同开发建造。在今年四月,Acuatico已经将持有的43.6%的股权卖给了越南的房地产开发商Vincom。在由 Vinaconex 负责建造的输水管道一次次的破裂之后,Acuatico便开始筹划出售Da河水厂的股权。输水管道的材料是玻璃纤维,由 Vinaconex 制造。但是随着越南的反华情绪不断升温,越南人民将水管破裂的原因归咎于在水管的生产流程中使用了中国低价的技术。此外,今年3月当一家中国公司被确定将建造河内第二条输水管道时,民众公开抗议,于是,在政府的干预下,第二条输水管道将不再由中国公司建造。这件事也有可能促使Acuatico卖出股份。Vinaconex 也被传将把剩下的股份卖给Vincom。

虽然河内供水建设接连受挫,如供水范围受到了限制、第二条输水管道建设受到了延迟,河内人民委员会主席 Nguyen Duc Chung 依然告诉GWI,他们将“一前一后”地推进平阳河、红河及第二座Da河水厂的建设。

越南PPP的发展之路

越南对PPP的第一次尝试源于数年前由JICA牵头的一个PPP试点项目,而平阳河水厂是其中的一个待建水厂。当时,Metawater,久保田(Kubota), 东京工程咨询(Tokyo Engineering Consultants)以及PwC一起进行了一次PPP可行性研究,然而由于越南财政部无法给予付款保证,这个项目只得搁浅。

此后,越南政府于2015年正式颁布PPP法令,允许可行性缺口补助 (VGF) 回报机制以及可用性付款(availability payments)融资方式,这使得水务项目可以做到商业化,从而推进越南PPP的整体发展。

2015年初,越南计划投资部(Ministry of Planning and Investment)成立了PPP办公室,建立了拥有15个PPP项目的项目库,并将这个项目库提交给了越南国会,以求与越南2016-2020 国家中期发展计划同步。考虑到过低的水价不能满足私营部门的投资和获利,该部门也已经向国会提交了提升水价的申请。

除了平阳河水厂的项目私下协商决定投资者之外,胡志明市政水务 Sawaco 也通过与本地投资公司 CII 及 REE 私下协商,完成了对未来多个水厂的项目授权,如 Tan Hiep 2 和 Thu Duc 3水厂的建设。

在PPP资金来源方面,一些金融机构依然愿意为越南PPP水务项目提供资金。如:胡志明市原本一些想要寻找直接投资方式开展的污水处理项目,在日本协力银行(JICA)以及亚洲开发银行(ADB)的资金帮助下,现在有很大的机会采取 DB 或 DBO 的模式进行招标;除此之外,ADB 还为越南提供了一笔3000万美元的PPP项目准备基金。

【版权声明】本文由GWI上海办公室负责译制,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仅允许微信原文转载。一经发现公众号或企业在未得到GWI授权允许的情况下,使用文章中的内容,GWI保留追究权利。

返回列表 >>